回到主页

金晨:像金子一样绽放

2017 年 3 月,金晨起诉前东家唐人影视,要求解约,不料竟败诉——之后,她被雪藏,长达 9 个月没戏拍,甚至一度确诊为抑郁症,陷入深深的低谷。

3 年之后。

2020 年 6 月,她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站上火辣的舞台,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之一——此时,她已将满 30 岁。

她的,时间——

金晨,生于 1990 年 9 月 5 日 辰时。

八字:庚午 甲申 癸酉 丙辰。

金晨的八字,乍一看仿佛「见字如人」。

首先,她姓「金」,而八字明明就是「金」很旺;其次,她名「晨」,而她一大早出生的「辰」时,刚好就在「丙辰」时——「丙」为太阳之火,为「日」,升腾在「辰」,恰如她的「晨」。

说她「金」旺——

年上有「庚」,地支「申」、「酉」皆属金,加上时辰,又有「酉辰合金」,好一片「金光灿灿」!格局上,她是「癸」命属水,水得金生,呈为「印绶格」——既有「正印格」,也是偏、正混杂的「偏印格」。

印星成格之人,形象、气质佳,也因此很爱「面子」。金晨,作为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大美女,其形象、气质……自不用说。

不过,她作为擅长舞蹈的艺人,其「印星」倒是很少跟「动作性」有关——那她当年,又何以走上学舞蹈的道路呢?其原因——她人生的前两步大运「癸未」(1999~2009)、「壬午」(2009~2019)皆有比肩(癸)、劫财(壬)透出,都是有利于肢体、动作——以至于,她从小就被父亲安排学跳舞,10 岁就考入了上海舞蹈学院(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),再之后又考入了北京舞蹈学院……青少年时期,就走上了「舞蹈」之路,为今后的演艺生涯打下了扎实的功底。

2008 戊子年,流年逢「申子辰」三合水局,催旺「子」为她的比肩星——金晨作为专业舞蹈演员,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演出,成为她人生中的首个「绽放时刻」,也是她 18 岁的「成人礼」……

金晨,生于 1990 年 9 月 5 日 辰时。

八字:庚午 甲申 癸酉 丙辰。

但金晨作为专业舞蹈演员的路线,并没有坚持很久。这其中,有很大一部分属于「健康」方面的原因——其实,从初看第一眼她的八字,我就隐隐觉得,金晨的「心血管系统」可能比较薄弱——八字「金」过于亢旺,而令原本克金的「丙」、「午」(属「火」)被消耗过度,必然令属「火」的心血管系统,也即中医的「心经」疲惫不堪!

结果一搜,果然金晨本人曾在某节目中自陈:自己因从小「心脏不好」,不能持续作太过剧烈的运动,就没有继续坚持舞蹈演员的路线,而是改走娱乐圈,成为了一名深受大众喜爱的女明星……

其实,这样的转型,从命理的角度来讲也是正确的——她的「比」、「劫」大运只是暂时现象,而她原本八字里的格局却是以「印」为主,其真正的擅长并非舞蹈、动作,而是形象、气质,还是应该走「偶像」路线,才更符合她的「天赐人设」。

不过尽管如此,青少年时期的舞蹈生涯,还是给她带来了宝贵的财富——从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节目中,我们都能看到:「舞蹈」作为一种年轻态的基因,早已深深融入金晨的血液,令她在高难度的舞台公演中丝毫不会怯场,而能以优雅的身姿、充满韵律与协调性的动作,给观众们留下深刻的印象……

但同样也是在这档节目中,金晨还给人一种印象就是「话不多」,甚至有些「寡言」。而如果参考她过去的经历:她其实,在人生中至少经历过两次「抑郁」的阶段——一次,是她小时候(上海舞蹈学院时期)因为太过优秀,而受到同学们的嫉妒、排挤,甚至一个朋友也没有,只能对着墙说话……整整四年的委屈和寂寞,留下不小的阴影;而另一次,则是本文开头提到的,她在 2017 年左右与前东家(唐人影视)陷入漫长的解约官司,惨遭雪藏,长达 9 个月没戏拍,甚至真的被医院确诊为抑郁症,一度要靠服药来缓解——

金晨,生于 1990 年 9 月 5 日 辰时。

八字:庚午 甲申 癸酉 丙辰。

抑郁症,在命理上有很多可能性。而金晨的情况,则大致有以下两点可以解释:

第一,她身主属「水」,而八字「金」过于旺盛——金,虽然可以生水,但如果「金」过多、过旺,而「水」又过于孤单的情况下,是会触发「金多水浊」,反而令身主感到「窒息」,类似「物极必反」。同时,「水」在五行中又刚好代表信息、沟通,如果陷入窒息,的确会影响一个人的「沟通愿望」。

第二,她月上透「甲」为「伤官」——本来,是有利于演讲、口才的吉星,但因为「甲」属木,被周围的群「金」围克,而处于严重受损的状态,几乎被「废」——如是一来,本来若不透「伤官」还好,一旦透出,相当于口才之星被重克,就反而「语塞」了……

所以,一方面「金多水浊」,影响沟通欲望;一方面「伤官被重克」,令口才之星受损——不仅让金晨显得「话不多」,也在潜意识中为她种下名为「抑郁」的种子——

不过,好在她年轻时两步大运「癸未」、「壬午」都有「水」透出,而水可以泄金、滋木,能起到相当程度的化解、通关之用,所以,她「寡言」、「抑郁」……都只是短暂的现象,最终都还是能调解的过来,而不至于真的出现严重的危机。

而即便是到了 2019 年以后,她换入「辛巳」大运,也仍然有「丙辛合水」、「巳申合水」作为潜在的支援,继续泄金、滋木,还是可以通关、化解——

那又为何,她在 2017 年前后,会陷入与前东家的漫长解约官司?

事实上,她是 2016 年即提出解约;2017 年起诉唐人影视失败,惨遭雪藏——注意,2016 丙申、2017 丁酉,流年本身都出现了「火」、「金」克战(丙、丁属火,申、酉属金)——金晨的八字,本是一片金光灿灿的「印」格,缺「官」,故容易被「财」克,而「火」刚好就是她的「财」!

其实,这就涉及到她的特殊格局——倘若以「身强身弱」来判断,她是印旺、身强,若有「财」来制印,本来应当是喜用才对;但若从「格局」、「流通」的层面来看——她的「印绶格」,既缺官星来生、也缺比劫来泄,流通性不佳,长期处于一种脆弱的境地——一旦有旺盛之「火」来克,就必然产生严重的冲突,陷入「战局」。

2016、2017 年,金晨刚好处于「壬午」大运——本来,她年柱的「午」是被群金耗尽的,但是大运在「午」,午火自刑、刑旺,是火气「得地」;而 2016 丙申、2017 丁酉,见到「丙」、「丁」,为火气「透天」——「火」之能量天透地藏,成为一方势力,就自然与「金」发生激烈的克战(且事实上,2016、2017 流年本身也带有「火克金」的干支信息),令金晨的「印」受损——而「印」,又刚好对应合约、文书,就应验在漫长的「解约纠纷」了。

好在,这只是暂时现象。2018 年的立春过后,流年的「火气」就退行,而金晨也一步步迎向「换大运」的时刻——2019 年,她逢「9」换入崭新的「辛巳」大运——该年,签约泰洋川禾(Papi 酱、陈赫、翟天临……),宣告正式从阴影中走出……

这么看,她一路走来,也算是曾经「乘风破浪」了。

金晨,生于 1990 年 9 月 5 日 辰时。

八字:庚午 甲申 癸酉 丙辰。

2020 庚子年,金晨「冲太岁」,同时也即将年满 30 周岁,进入女明星颇为敏感的「而立之年」——

也正是在「子午冲」的 6 月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播,她作为姐姐们之中重要的一员登场,历经四度公演,而一直在舞台上活跃——冲太岁之年,算是「冲喜」。

不过,在她 30 岁生日之前的 8 月——流月「甲申」,是刚好与她的月柱「甲申」伏吟,是一种反复、激烈之象;而今年亦是「庚子」流年,流月「申」进一步催旺「申子辰」三合水局,也即「比肩」之局,必定迎来更加剧烈的舞蹈、动作方面大挑战——既是「挑战」,也是「绽放」!(作者注:其实,这个月也要非常注意健康、安全方面问题。)

金晨的上一个「子」年,还是 2008 戊子年——那一年,她刚满 18,就已经在「申子辰」水局的支撑下,登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舞台,第一次「绽放」。

2020 庚子年,又见「申子辰」三合局——此刻,她即将年满 30 周岁,而再次登上璀璨的舞台——作为「乘风破浪的姐姐」,迎来人生的第二次「绽放」……

但她始终要面对的,都是她「印绶格」的两面性——一面,是她身强以「印」为忌:别人的关怀、喜爱,都会变成沉重的压力;另一面,则是她木、火皆枯,格局以「金」独旺,又带有一点「从强」的意味——「印」愈旺,事业反而愈好。

这就是,「瑕疵」之所在了——「小我」之个人感受,与「大我」之事业进程,出现了喜、忌上的分歧:前者,因为「印」旺而愈来愈窒息;后者,则渴求着更多的「印」来构筑势力,不断变强……

那么——

那么,这些绷紧的弦,到底该如何取舍呢?

还是看「大运」吧——

2019~2029,行运「辛巳」:天干「辛」金为偏印,地支「巳」虽属火,但「巳酉」半合金,仍然是倾向于「印」;

再看 2029~2039,行运「庚辰」:天干「庚」金为正印,地支「辰」属土、生金,兼见「酉辰合金」,还是「印」。

这么多的「印」。

源源不绝,几乎望不到尽头……

她仿佛注定,要一直这样,活在「面子」中。(作者注:印旺之人,容易出名,但也必被名声所累,现任美国总统就是这样。)

那就,义无反顾吧——

30 年前。

1990 年 9 月 5 日。

那早晨,7、8 点钟的太阳——

天生是金。

刺眼红尘。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